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怀胎三月离婚,首富老公搜遍全球在线阅读 - 第368章 仍旧是原来的她

第368章 仍旧是原来的她

        苍茫色色中,似有雨下,沈念着急都快哭了,在无数声嘟嘟声中,电话终于通了,王朝的声音传来,“太太,你在哪儿?发个定位。”

        沈念,“好。”

        她不敢挂电话,迅速进入微信界面,发了个定位。

        王朝,“我们正在岛屿上空,马上过来,但是,你那儿没有停机坪,你打车,去三十公里处的海南方位,那里有个停机坪,我们在那儿等你。”

        沈念挂了电话,马上打了个滴滴。

        滴滴车,把她带到了海南荒郊,那里,果然有个不大小小的停机坪。

        她站在夜风中,单薄的衣衫,也让她全身泛起寒意。

        终于,头顶上空,响起了嗖嗖声。

        她抬头,眼眸里,映入直升机的影子,沈念不敢呼吸,眼睛直直地盯着直升机,飞机缓缓下降,慢慢停在了离她不远的地方,直到飞机停稳了,沈念正准备跑过去,身后忽地窜出一行人马。

        为首的,正是被她打晕了的傅寒江。

        傅寒江扑了过来,沈念急中生智,飞快扣动了手里的枪,傅寒江身形一闪,子弹从他耳朵边擦过,鲜红从耳朵上流了下来,耳朵被弹片划伤了。

        傅寒江咬牙切齿,“沈念,你……好样的。”

        他身后的人,纷纷开了枪,而飞机上的王朝等人,也开始护着沈念,开始向傅寒江等人射击。

        王朝等人有飞机护身,傅寒江那拨是在光秃秃的地面,很快,傅寒江等人处于逆势,他眼睛都气红了,怒声大吼,“傅寒夜,你跟我下来,我们单挑。”

        沈念上了飞机,飞机开始缓缓启动,傅寒江气哼哼踹了身边手下一脚,“饭桶,全是饭桶。”

        飞机越飞越高,钻入云层,不见了身影。

        “怎么办?傅少。”

        手下问。

        傅寒江擦了擦耳朵上的血,“追。”

        沈念没想到,傅寒夜也会在飞机上,傅寒夜的脸,虽白得不正常,但是,轮廓仍旧俊美。

        沈念双眼含泪,声音哑哑的,“傅寒夜。”

        傅寒夜双臂张开,沈念扑进了他怀里,男人的胸膛,仍像以往一样宽阔,还有温暖。

        傅寒夜没说话,薄唇抿得死紧,沈念能感觉得到,他搂着自己的手,隐隐带着颤抖,原来,他是如此担心与害怕。

        怕她们今生再也不能见面。

        王朝把空间留给了久不曾见面的夫妻,去了驾驶室,密切地注视着飞机周围的环境,他怕傅寒江等人追过来。

        可惜,直到,飞机离开c国,进入t国国境,也没有看到任何一架可疑的飞机追来。

        飞机落到t国小机场。

        傅寒夜带着沈念下了飞机。

        傅寒夜下榻的酒店,保密度极高,全是各国政要,以及富商居住的地方。

        房间不仅大,而且,一应俱全。

        待在这房间里,沈念感觉一切都像是做梦。

        她几乎不敢回忆在岛上的经历。

        如果不是她机灵,不是那个好心的渔夫,她真就回不来了。

        沈念洗了澡,穿上浴衣,站在床前擦着自己的湿发。

        门开了,轮椅滚动的声音传来,回头,正好与傅寒夜深邃的目光相对,傅寒夜的目光,久久绞在她脸上,“刚刚,王朝报了警,警察已派人去了小岛,那里,应该是傅寒江藏身的老巢。”

        也就是说,囚车滚落山崖,傅寒江逃离后,就一直藏在那儿。

        “那里还有其他人吗?”

        傅寒夜问。

        沈念,“应该没有,全是手下佣人。”

        “对了,执念找到了没?”

        傅寒夜不想让她担心,直接回,“在交涉,不要担心,从目前看,他们应该不会伤害执念。”

        傅寒夜不想把自己的担心传递给沈念。

        沈念细心地注意到了傅寒夜身上的衣服换了,又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知道他已洗过澡了。

        她吹干了头发,准备给他脱外套,傅寒夜拒绝了,“我自己来。”

        傅寒夜自己动手脱外套,脱得很慢,沈念躺上床,闭眼就睡了,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傅寒夜看着沈念透明的脸孔,修长的指,在她额头眉心,轻轻抚摸着,他知道,这些天,她处在极度的惶恐与不安中,已身心俱疲。

        傅寒夜的眼眸中,慢慢浮起了心疼。

        还好,她回到了他身边。

        沈念醒过来,已是半夜,窗外的灯光,变得昏暗,她伸手一摸,指尖就触到了男人强健的胸膛,她能感受到他砰砰的心跳,这心跳让她心安不已。

        “傅寒夜……”

        她轻轻唤了声。

        傅寒夜喉结一滚,“我在。”

        我自始至终,都在。

        “傅寒夜,我好怕。”

        懦弱的一面,只能呈现给心爱的男人。

        傅寒夜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往自己胸前狠狠扯过来,轻轻在她耳朵上咬了下,“别怕,我在,你已经回到我身边了,念念。”

        这声念念,让沈念的眼眶又是一热。

        “你知道吗?在小岛上的日子,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见不到孩子们了。”

        傅寒夜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噤声。

        此时,无声胜有声。

        虽然傅寒夜紧紧搂着自己,但是,沈念总感觉,他们之间差了点什么。

        嘴唇慢慢又开合了,“傅寒夜,我与傅寒江……”

        一根手指,压住了她的唇,“别说话,我知道。”

        沈念拿开了那根手指,急急道,“你不知道,我与他真的没有……”

        傅寒夜握住了她下巴,微微抬起她的脸,安静地看着她,“念念,咱们经历了这么多后,你觉得,我还会在意吗?”

        沈念一怔,好半天,才喃喃回,“你不在意,是因为,不在乎我了吗?”

        傅寒夜闭了闭眼,低沉的嗓音,一字一顿敲在她耳膜上,“不是,我不在意,是因为,在你的生命与那些事面前,我宁愿选择你的生命。”

        如果命都没了,那些事,又有何意义?

        傅寒江能玷污得了她的身子,却不能玷污得了她的心。

        从沈念看他的眼神,傅寒夜知道,她的心没变,仍旧属于他,这已经足够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