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怀胎三月离婚,首富老公搜遍全球在线阅读 - 第366章 保证不碰我?

第366章 保证不碰我?

        傅寒江喉咙溢出一声笑,眼神锐利如刀,看着沈念,像是在看着傅寒夜般。

        “不扯上你,可能吗?”

        “在你嫁给傅寒夜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你难独善其身。”

        话说到这份上,沈念也没什么顾忌了,“我嫁他,曾经,我也以为错了,但是,现在,我无比坚定告诉你,我这辈子,认定他了。”

        在傅寒江听了,沈念的话,像是在挑衅。

        好像,他这辈子,是注定比不上傅寒夜的。

        “我会让你觉得自己嫁错了。”

        意识到这话背后的分量,沈念打了个寒噤,“你又要做什么?”

        傅寒江摊了摊手,“你等着看就好了。”

        见傅寒江的眼神露出阴狠,沈念不自禁捏了把冷汗,“傅寒江,你需要一个心理医生,瞧瞧你的病。”

        傅寒江,“我没病。”

        沈念,“你小时候的经历,我没经历过,所以,我没办法去评判,但是,这对傅寒夜并不公平。”

        傅寒江,“对我就公平?你不要一味偏袒傅寒夜,我会吃醋的,宝贝。”

        傅寒江看沈念的目光,暧昧起来,声音也带着沙哑。

        听得沈念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她给了傅寒江一个懒得理你的眼神。

        傅寒江声音软下来,“好了,宝贝,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你就好好待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就告诉佣人一声,她们尽量都会满足你,我让你自由,但是,你得保证,绝不再逃离。”

        “如果再有下次,我就……”

        他邪恶一笑,“挑断你手筋脚筋,把你弄成残废,不过,你不要怕,我养你。”

        第一次,沈念觉得傅寒江是个神经病。

        见沈念的神色,有些不对,傅寒江又笑了,“不要怕,宝贝,我是真对你动心了,昨晚,我都梦到你了,梦到我们在……”

        后面的话,傅寒江没有说下去,但是,意思沈念懂。

        觊觎嫂子,天打雷劈。

        傅寒江,“梦里啥都有,你说我变态不?”

        他指尖缠上沈念垂在肩上的发丝,“放心,没有经过你允许,我不会碰你,我很珍惜你,无比珍惜。”

        沈念忍住想拍开他作乱的手,见她如此乖巧,傅寒江也没再继续,或者是淡然无味,他怀念那个与她作对的沈念,傅寒江自己觉得自己不正常。

        “对了,悄悄告诉你一件事。”

        他冲着沈念雪嫩的脸吹了口气,“其实当年,你与傅寒夜结婚,是我姐安排的。”

        听了这话,沈念意外极了。

        傅寒江继续道,“我们物色了很久,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当时,你与宴鸿正热恋,我姐头疼死了,你知道,她看不上你的出身,更讨厌你的家庭,知道你急于想摆脱你那个破碎不堪的家,所以,才设计让你与老太太相遇,这是我姐一石二鸟之计,即可以让宴鸿与你分开,又可以在傅寒夜身边安插一个女人,再用乔安安假意离间你们的感情,想让傅寒夜在感情上痛苦,分不开身顾及傅氏的事,我们再釜底抽薪,没想到,傅寒夜太强大了,他把公司看得很紧,我们根本无从下手。”

        “不管我们说什么,我们估计,你是不会从了我们的,所以,我们只能操控乔安安,没想到,那女人那么笨,或者说,我们失算了,没想到,乔安安会那么喜欢傅寒夜。”

        傅寒江的话,字字句句戳着沈念的心。

        原来,她的婚姻,不过笑话一场,都是坏人的一场计谋。

        “傅寒夜有这样的人生,也怪他那个妈,如果她没有对不起我父亲,找个野男人生下傅纤纤,气得我父亲离家出走,我们再怎么再算计,也是无从下手的。”

        沈念聆神听着他的话,抓住了要点。

        “老太太的死,你是不是也有份?”

        傅寒江正要脱口而出的话,忽地打住,“我可没有,是我姐与白澜做的,老太太一直都不喜欢白澜,众所周知,我姐无意瞧见她与野男人约会,拍了照片下来,用照片威胁白澜,白澜那个蠢女人就相信了,她害怕东窗事发,为傅寒夜蒙羞,更怕我父亲傅斯年回来找她算债,我姐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根本不知道,其实,我父亲在离开前,早已知道了她的丑事。”

        说完,傅寒江又感慨,“这人啊,果然不能做坏事,做一件坏事,要用一百件坏事来圆。”

        “其实,你本质不坏,都是环境所迫,我现在,有些理解你了。”

        难得傅寒江会对她说这么多,沈念改变策略。

        难得有人理解自己,傅寒江的面情,微微有了激动之色,“谢谢你,能听我说这话多,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多么痛苦。”

        他成了个话唠,讲了许多小时候,自己一个人的孤独,以及面对母亲离世时的无助,还有被父亲抛弃的深深无奈,对白澜的恨,对傅寒夜的恨,以及,对老太太的咬牙切齿。

        从小,老太太就不喜欢他。

        老太太不喜欢他的原因,主要还是他没傅寒夜聪明。

        曾经,老太太在两个孩子小时,出了套题给他们做,傅寒夜交的满分答卷,傅寒江却只考了七十分不到。

        此后,老太太就开始疏远他,说他的智商随了他妈。

        而在父母的婚姻里,他母亲其实是个受伤者,但老太太根本不体恤,在傅斯年把他妈赶出家门时,老太太沉默不语。

        所以,傅雅兰胁迫白澜给老太太下药,他明知道实情,并没有阻止。

        他对老太太唯一的感情,是恨,是怨。

        “念念。”

        他喊她,喊得顺口又意味深长,不知道在心里演练了多少遍。

        “还有什么过去,你说,我洗耳恭听。”

        沈念打算继续怀柔政策。

        傅寒江以为自己的故事感动了沈念,他拭净了眼角的泪,“今晚,我挨你睡,可以吗?”

        沈念没想到男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既吃惊又气愤,“不可以。”

        傅寒江握住了她双肩,“我不会碰你,我只是想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故事罢了,我这儿……”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像是有块沉重的石块,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需要倾诉,不然,我会疯的。”

        沈念看着男人小孩儿般的神情,忽然就意识到了男人的病态。

        原来,傅寒江是个有精神病的人。

        她一直都没察觉。

        “你保证不碰我?”

        她想确定。

        傅寒江举起了手,“保证不碰你,我发誓。”

        “如果碰你一根手指头,你就拿刀捅我心窝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