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少女最宝贵的东西

第一百三十章 少女最宝贵的东西

        第131章少女最宝贵的东西

        煤省省城,历史悠久,当年李渊父子就是从这里起兵的。

        可惜近些年国家的发展重心不在这里,作为中部地区,煤省成了三不沾地带,发展颇为落后。

        全国没有地铁的省会,恐怕也没有几个了。

        反正直到秦宇重生,省城依旧是全国落后的二线城市,地铁也就通了一条线,成了名副其实的“一线城市”。

        “滴滴――!”

        大巴车开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秦宇中午一点钟出发,三点多总算是到省城了。

        他望着窗外的景象,不少高楼直插云霄,城市的街道上车流如梭,汽车的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低沉的轰鸣声,行人匆忙穿梭其中,每一道身影似乎都承载着不同的故事与期待。

        他前世在省城读了四年大学,后来也一直在这里工作,并不陌生。

        大巴车到站了,秦宇背着包下车,只觉得热气扑面而来,省城的天气要更热一些。

        “小宇!”

        一个银铃般清脆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秦宇转头望去,一个穿着白色体恤的女子正对他摇着手。

        正是他的表姐――张婷。

        张婷比秦宇大五岁,是秦宇二姨家的孩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去年刚刚结婚,生活还算不错。

        秦宇打量着自己的表姐,张婷结婚后似乎有了发福的迹象,反正他觉得她的脸像个大圆盘子,张婷则是觉得秦宇像个电线杆。

        姐弟俩从小就互相嫌弃。

        他记得再过几年,她就会生下一对双胞胎小子,生活质量瞬间下降不少,但一家人过的其乐融融。

        秦宇和张婷关系一直不错,经常拌嘴、互怼,在他刚刚工作时还提供过不少帮助,直到……他成了煤县家喻户晓的渣男,她也渐渐地和他断了关系。

        思绪流转,他摇了摇头,笑道:“婷婷姐,好久不见。”

        张婷微微抬头看着秦宇,打量了一番,似乎有点不爽:“怎么感觉你个子长高了?”

        秦宇熟练地怼了一句:“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变矮了?”

        “……”

        张婷的额头似乎有根青筋跳了一下。

        她带着秦宇向外走,装作不经意问道:“怎么样,表白成功了吗?”

        “什么表白?”

        秦宇知道她说的是群发表白短信的事,当时她可是狠狠地把他嘲笑了一番。

        但他就是假装不知道,茫然地眨着眼睛。

        “你的短信啊。”

        张婷表示不吃他这一套,作势就要掏出手机来:“我可存着呢,这辈子都不会删!”

        靠!

        秦宇嘴角一阵抽搐,很好,没毛病,的确是她的行事风格。

        他呵呵冷笑道:“敢说,我就把你尿床然后嫁祸给姨夫的事情说出去。”

        “……”

        张婷去掏手机的手缓缓地放下了。

        姐弟两人互相伤害了一波,张婷已经把秦宇带上了车,一辆崭新的白色宝来,她嫁人时家里人买的陪嫁。

        窗外的景象飞速向后退着,张婷余光瞥着秦宇,少年清爽的脸庞多出了一丝沉稳,只觉得自己这个捣蛋表弟成熟了许多。

        她问道:“准备来玩几天?”

        “几天吧。”

        秦宇随口答着,游戏宣发说难也不难,钱到位就行了。

        作为最最亲密的战略合作伙伴,他暂时把江筱雪的钱吞了下来,手里可握着10万巨款呢。

        其实在家里通过电话谈也问题不大。

        来省城的主要目的嘛……自然是他想苏潇潇了。

        重生后,两人还是第一次分离这么久,虽说有电话和视频,但他可不会满足于此。

        他想拉着少女的手,想看着少女害羞时的脸颊,想抱着她亲亲,想亲耳听到她软糯糯的声音。

        张婷感慨道:“真没想到,你能考620,小时候你连两位数加法都算不来,我教了你那么长时间,你根本学不会。”

        秦宇无语道:“那是你教的方法不对,我原来算的是对的,被你带歪了。”

        “……”

        两人不再说话了。

        约莫半小时后,车辆稳稳地停在一个破旧的小区前,张婷结婚时买了新房,但还在装修,两人暂时租着房子住。

        张婷带他上了楼,两室一厅,南北通透,还算不错。

        今天是周末,但房间里空无一人,秦宇问道:“姐夫呢?”

        “估计在哪应酬呢。”张婷撇撇嘴,有些不爽地答道。

        她懒得多说,问道:“你是要找广告公司吗?”

        秦宇点点头:“对,最好是擅长海外宣传业务的。”

        张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我有个同学是干这行的,帮你问问。”

        “……”

        煤省就是熟人社会的天下,无论是十八线的小县城,还是最繁华的省城,没有熟人,寸步难行。

        张婷问了同学之后,很快便要到了不少电话,秦宇一一记下,也不知道有几家靠谱的,但多问下总没错。

        他合上手机:“我出门了,晚上就不过来麻烦你们了。”

        张婷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坏笑:“我懂得。”

        他和苏潇潇的事情家里的亲戚大多都知道了,一家人对乖巧懂事的苏潇潇可挑不出任何毛病,甚至已经嚷嚷着要喝喜酒了。

        虽然她觉得两人现在同居,进展有些快了,但也没什么大问题。

        秦宇翻了个白眼:“滚啊,她外婆家在北区呢,有点远,我晚上住酒店。”

        张婷一个劲地坏笑着,完全一个字都不信,挤着眼睛:“楼下就有药店,里面有延时款哦!”

        秦宇:“……”

        他表示自己完全不需要。

        不过,张婷为什么对延时产品这么熟悉呢?难道……

        他干咳一声,不多想了,挥挥手转身出了门。

        时间刚过四点钟,街道上弥漫着闷热的气息,热浪泛滥在空气中,柏油路上冒着热气,仿佛能看见它们微微扭动着。

        他吐了口热气,自己重生后就在煤县,还真有点不习惯省城的温度了。

        他喊了一辆出租车,说了一个地址,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一处老旧的小区前停了下来。

        小区的大门已经斑驳开裂,高墙上的涂鸦和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摇曳多姿,透露着岁月的痕迹,和旁边正在修建的高楼比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

        实际上就是上个世纪竣工的。

        他沿着街道走了一会儿,远远地,便听到了各种乐器混杂在一起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中回荡着。

        【诚信琴行】

        【小天才音乐培训班】

        【两年半唱跳速成班】

        ……

        一连串的课外补习班和兴趣班,看的秦宇眼花缭乱,大城市的人更注重孩子们的培养,尤其是在兴趣爱好方面。

        还好他活在小县城,否则生活不得悲惨一万倍。

        他找到了苏潇潇和他说过的琴行,一家比较古老的店面,门框还是木制的,有些暗沉,可以看到历史的痕迹。

        刚刚走进门,一个中年女子便迎了上来:“您好,是要学琴吗?”

        他如实答道:“我来找苏潇潇。”

        老板娘有些惊讶,潇潇的朋友?

        可是,从没听说过她有什么同龄的男性朋友啊。

        对着秦宇审视了一番后,她答道:“她正在二楼上课。”

        “好,我上去找她。”

        上了二楼,秦宇循着轻缓的琴声来到了一个房间。

        透过玻璃,他张目看去,身穿洁白连衣裙的少女倚靠在钢琴旁,正在轻柔地弹奏着,她的眉宇间透露着一丝专注和沉思,嘴角轻启,修长的脖颈轻轻弯曲,仿佛与音乐融为一体。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身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让她精致的脸颊散发出了一种绝美的光芒。

        弹指间,她纤长如葱段般的手指轻盈地跳动在琴键上,如同花瓣轻舞在清风中。

        在她的前方,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正认真地聆听着,女子年龄并不大,约莫二十二三岁,面容比较清秀,颜值在平均线之上。

        看到秦宇后,她顿时投来了疑惑的眼神。

        他给女老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轻地把书包放下,静静地在身后站着,具体曲目听不出来,但只是看着正在弹琴的少女,他的心就能静下来了。

        一曲弹完,他走上前去,两只手轻轻地搭在了少女的纤弱的肩膀上。

        “呀!”

        苏潇潇娇躯猛地一颤,整个人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看到秦宇后,眼眸中的震惊和害怕全都变成了惊喜。

        “你、你怎么来了?”

        少女的声音还是软糯糯的,但其中的喜悦怎么也隐藏不住。

        秦宇笑道:“想你了啊。”

        女老师:“……”

        只是两句话,一旁的女老师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当培训老师还要遭这种罪吗?

        秦宇自然选择了无视她,理所当然地把少女轻盈的身体拉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抱入了怀中,拥抱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女孩。

        女老师嘴角一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起身道:“潇潇的曲子弹得不错,你们先聊吧。”

        她火速地离开了,顺带把门关上了。

        秦宇暗中给她点了个赞,这么有眼力劲的人不多了。

        他抱着苏潇潇在椅子上坐下,目光灼灼地看着怀中的佳人。

        几日没见,少女的面颊依旧如此动人,娇羞的脸蛋上满是诱人的红晕,忍不住令人想要亲一口。

        他的确没忍住,也不想忍,直接一口亲了下去。

        吧唧一声,少女白里透红的嫩颊上多出了一个水印。

        他满意地嘿嘿笑着,问道:“怎么感觉瘦了?”

        “没、没有。”

        苏潇潇脸蛋红透了,有些惊慌地望着门外。

        秦宇一副皱眉的模样:“是吗,我不信,你得让我确认一下。”

        “……”

        苏潇潇抿着薄薄的嘴唇,桃花眼中泛着羞涩的光芒,悄悄瞪了他一眼。

        确认?

        怎么确认啊?

        还是不想占她便宜?

        秦宇眨了眨眼,不知道少女怎么这么害羞,手抄到她的腿弯处,一个公主抱,用力站了起来。

        身体忽然悬空,苏潇潇惊呼一声,连忙用纤细的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

        她有点脸红,原来确认一下就是把她抱起来啊。

        秦宇有些奇怪:“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苏潇潇连忙摇着脑袋,脸颊更红了,红润一直蔓延到了修长的雪颈。

        都怪妈妈,和她说了那么多羞人的事情……她刚刚都想歪了。

        “好像是没瘦。”

        秦宇抱着她在怀里颠了颠,体重依旧轻盈,好像还真没什么变化,便笑道:“奖励你一个亲亲好了。”

        “不要。”

        苏潇潇连忙用小手撑着他的脸,秦宇果然就是想占便宜。

        如果她瘦了,又要说惩罚她一个亲亲了。

        和秦宇相处久了,她也懂一点他的套路了。

        但她知道自己的抗议没什么用,连忙道:“被王姨和王老师看到就不好了。”

        王姨和王老师?

        秦宇愣了一下,估计就是老板娘和之前年轻的女老师了。

        他忽然想起,苏潇潇似乎说过,这家店的老板就在附近的小区住着,和她的外公外婆是邻居。

        既然如此,他也不强求了,抱着她重新在椅子上坐下,问道:“录取通知书收到了吗?”

        “嗯。”

        苏潇潇点了点头,她的通知书被寄到了煤省,秦宇收到后第一时间就给她寄过去了。

        当然,还有一部爱疯手机。

        被他这么一说,苏潇潇忽然想了起来,连忙道:“手机我不能要。”

        “怎么不能要?你可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是不是最亲密的人?”

        秦宇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也想好了对策。

        果然,被他这么一问,苏潇潇脸蛋刷的红了,似乎是被“女朋友”三个字震惊到了。

        这还是秦宇第一次如此称呼她,少女心中如同小鹿乱撞,脑海中一直重复着“女朋友”三个字,就连思考都忘记了。

        看她晕乎乎的模样,秦宇可不允许她否认,追问道:“是不是?”

        “是。”

        苏潇潇脸红红地点了点小脑袋,小手紧紧捏着裙角,害羞极了。

        “那你为什么不要?”

        “太贵了。”

        苏潇潇依旧摇着头,六千块……都足够她高中一整年的生活费了。

        “贵怎么了,我不是说了吗,我要给你最好的。”

        秦宇突然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贴在她白玉般的耳边,问道:“潇潇,你不愿意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我吗?”

        “……”

        苏潇潇抿着薄薄的唇,小脸更红了,她觉得秦宇的话别有深意。

        但看着她没有及时回答,秦宇偏偏露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她瞬间不忍心了,不禁回应道:“愿、愿意。”

        看着少女嫣红如醉的脸颊,秦宇硬生生地吞了口唾沫。

        这傻丫头,根本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事啊。

        “所以,你就收着吧,我用的也是这款,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情侣款,而且,我不是说了在开发游戏吗,目前只有爱疯手机才能玩,难道你不想玩我做的游戏吗?”

        秦宇不再多想,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打开了水果侠客。

        现在游戏的完成度已经达到了100%,玩起来极为流畅,不会再有一刀切下去死机的情形了。

        苏潇潇听到什么“情侣款”,整个小脑袋都晕乎乎的了。

        她好奇地看着游戏的开场界面,水墨风格的画风极具特色,屋顶是一个拿着陌刀的卡通蒙面侠客。

        秦宇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规则,苏潇潇很快就学会了,玩了一会儿,微张着红润的小嘴,桃花眼中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欢喜和崇拜。

        “好玩吧?”

        “嗯。”

        苏潇潇点着小脑袋:“好厉害!”

        秦宇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些天也不是没让江筱雪玩,可是她总是会傲娇地哼上一声,说什么“不过如此”“一般般啦”,搞得他都有点不自信了。

        他明明21cm,还会不自信,真是见了鬼了。

        他便道:“马上游戏就要发售了,我帮你激活手机,到时候你也就可以玩了。”

        “……”

        苏潇潇还是有些迟疑,没有答应。

        秦宇顿时有点头疼,某些时候,苏潇潇比他想象的还要倔强一些。

        如果是江筱雪,说到这种份上,就算嘴上还在骂骂咧咧,但也该妥协了。

        他眼眸一转,道:“我以后有许多游戏需要你写曲子,必须用爱疯手机才行,这可是生产工具,你不想帮我吗?”

        “嗯。”

        苏潇潇缓缓点着小脑袋,总算是答应下来了。

        砰!!

        秦宇刚刚松了口气,房间的门砰地一声被撞开,狠狠地打在了墙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两个人吓了一跳,连忙看去。

        一个带着草帽的老头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怒瞪着秦宇,眼睛瞪得像两只铜铃,几乎要喷出火来。

        “小子,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