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光荣返乡

第二十三章 光荣返乡

        这个晚上赫梅非常忙碌,可以说是忙碌到了极点。

        但成果是可喜的,非常可喜的。

        但为此他也付出了代价,他和阿塔曼们大灌伏特加,灌得自己都快要神志不清了。

        但好在这样玩命灌酒还是有好处的。

        因为这波疯狂喝酒,他拿到了不少优惠条件。

        那个晚上赫梅是倒在床上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

        起来之后的赫梅感觉全身不适,宿醉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他发誓,以后一定要远离这种该死的场合,距离那高烈度酒精远一些。

        这东西喝着他感觉在喝刀子一样,整个人都难受得不得了,简直就是在煎熬。

        而且喝多了容易患上酒瘾,而且对身体还会有危害。

        不过好在他作为萨扎堡男爵,需要这样喝酒的场合也不多,一次两次的犯不上损害身体。

        第二天,赫梅主要是参加了布拉文论功行赏的大会。

        这场大会上赫梅完全是一个看客,毕竟他的所得昨日就已经宣布,现在主要是给各位阿塔曼和哥萨克的。

        这仪式搞得很正式,参考了哥萨克之地那并不长的历史,布拉文显然非常重视这场分配。

        这正是实践他盖特曼权力的重要场合,分配战利品正是属于统治者才有的权威。

        首先是分了大家应得的东西,这主要是走个过场。

        毕竟大家抢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全部交出去,自己手上肯定还是得留個不少的。

        对此所有人也都清楚,所以这就是个过场。

        赫梅那情况因为立功太大了,所以大家就决定给他凑一份战利品出来,不能当做普遍现象的。

        然后是给予立功者更多,这主要就是布拉文拿出自己的财富来封赏了。

        大战里立功的人很多,一轮轮形式走下来,一个下午的时间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

        赫梅在这个过程里差点睡着,因为对他来说实在是无聊。

        看着那些受到布拉文封赏的人喜笑颜开的样子,赫梅不由得想这波之后,岳父的盖特曼位置属实坐稳了。

        哥萨克们当然要喜笑颜开,因为作为第一次分配,布拉文表现的非常慷慨,他拿出了自己战利品中的一半用来封赏。

        可以说,只要是立功之人,他们就可以在布拉文这里获得封赏。

        而大家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统帅,于是一时布拉文慷慨的名声开始流传起来。

        “那么多钱就这样花出去了,这位盖特曼真是有够大方的,不应该把东西留下来更好吗?无论是发展领地还是购买什么,都需要这些东西啊。”

        在看到一个普通哥萨克从布拉文那里获得了足足三百只羊之后,维亚托不解的说道。

        这位盖特曼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在撒钱,不要钱一般的撒钱。

        这年轻人无论是在家乡还是萨扎堡,都从来都有见过这样慷慨的景象。

        “因为哥萨克之地的游戏玩法就是如此,维亚托。”

        赫梅以长者的语气说道。

        一直以来,维亚托都被他视为一个需要自己带后辈,这也的确是个后辈。

        所以很多时候赫梅都会为他解释许多他不懂的东西。

        “这里不是北方王国,在北方,绝大多少村庄和城镇都难以逃离自己的责任,逃离国王的统治。但哥萨克之地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各个村庄之间的距离都太远了,统治者的权威很难有效辐射下去,对统治者爱答不理是很简单的事情。正是因此,好名声在这里显得是那么重要。”

        自来到哥萨克之地后,赫梅就把这片土地的规则弄清楚了。

        哥萨克之地地广人稀,人口的密集程度比起北方诸国差了太多,阿塔曼和盖特曼的统治很难辐射到大部分人那里,下面的村庄若是一心要糊弄,上面也不能怎么样,也说不了什么。

        大家召集人手和维持统治与其说靠的是统治,不如说靠的是名声。

        说简单点就是,哥萨克之地的政权发展程度由于种种原因而比较低下,因此这里本质玩得还是名声(威望)换兵力那套。

        这也是为什么,哥萨克之地有中庸的阿塔曼,有酗酒的阿塔曼,有荒唐的阿塔曼,就是没有对人民无比暴虐的阿塔曼,这种行为就是取死之道。

        赫梅刚到萨扎堡的时候亲自带人去到处猎魔,也就是为了给自己搞好名声。

        好名声才能有人效忠啊,而他也的确获得了回报。

        在哥萨克之地当领主,只剥削是不行的。

        想要增强自己的力量,你得想方设法让民众享受或是感受到了你带来的好处,他们才会义无反顾的帮助你。

        这就是哥萨克之地的规则,不然随随便便就是把你给敷衍了。

        “没想到,你这个外人对哥萨克之地的情况还挺了解的。”

        卡佳的声音响起,这位大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赫梅身边。

        说来也是有趣,自从车阵的战斗之后,卡佳和赫梅的关系发生了一些逆转。

        以前是赫梅时不时的凑到卡佳身边,在不招致反感的前提下和这位大小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几句。

        在两者的关系里面,赫梅完全是那个主动的。

        不过现在,卡佳偶尔也会凑到赫梅身边,和他说上几句。

        虽然她的情绪还是如同往日一样的冷淡,但是赫梅还是很满意,总算是踏出一步了。

        赫梅现在很确定,卡佳对自己肯定有些别样的心思,昨天战场上他的感觉是没错的。

        “好歹我也在哥萨克之地当了那么久的领主,对这些都还是清楚的。”赫梅耸耸肩说道。

        “那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回到你的领地吗?”

        似乎是无意的,卡佳问起了赫梅接下来的打算。

        “应该是吧,这次游牧入侵已经被遏止了,估计确定草原部落的溃散之后,布拉文就会解散军队,我也得回萨扎堡,我离开那里也那么久了。”

        赫梅没有隐瞒的意思,因为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恩,我明白了。”

        留下这句话,卡佳就转身离开,留下赫梅和维亚托站在那里。

        “统领,这是……什么情况啊。”

        看着那离去的高挑身影,维亚托不解的说道。

        这实在是让他感觉有些没头没尾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问个这个?

        “我也弄不懂,这位大小姐的心思,我从来都没有弄明白过。”

        赫梅下意识的说道,脸上有些疑惑,不过在疑惑之外,他的嘴角又微微的上扬。

        。

        接下来的情况发展也的确如同赫梅所说的,大军在原地又停留了三天。

        确认这次入侵的草原部族已经尽数退回哈克兰草原之后,布拉文解散了哥萨克大军。

        这三天赫梅是不断和各路阿塔曼打交道,来拜访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其中有谢苗·列尼亚那家伙,虽然一开始有些排斥,但最后赫梅很高兴,因为这位不喝酒,他们靠言语就把事情定下来了。

        虽然赫梅不喜欢这家伙,但是钱嘛,总是不能拒绝的。

        而且这人在这场战斗里也尽心尽力,并没有使坏,也没有背叛,现在看起来也是可信的。

        然后赫梅就是见了拉斯季特,这位克里夫大祭司就颇为奇怪了。

        他主要是来看看赫梅的,东看看西看看,然后留给赫梅一个纯银的克里夫神徽,之后就走了。

        整个过程都很神叨叨,让人莫名其妙的。

        这把赫梅搞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但他还是把那个神徽收下了,并且贴身放置。

        因为看到那个神徽的那一刻,赫梅就看到了其工艺的不凡,而且还感觉到这玩意是有力量的。

        而下令解散之后,于是一支支战帮们就各回各家,唱着属于哥萨克的壮士歌,欢快的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赫梅自然也是如此,不过他是先随着盖特曼的主力前往了谢契,之后才分道扬镳踏上了回到萨扎堡的道路。

        为了押送那么多俘虏和牛羊,赫梅想岳父借了一队人马。

        不过他没想到岳父派来的居然是谢契哥萨克,有了这些穿着红色排扣大衣的哥萨克帮助,管理就完全不成问题。

        谢契哥萨克对待哈克兰人很是严苛,挥舞起鞭子来从不犹豫,动刀子也绝不手软。

        因此这些俘虏都老老实实的,一点都不敢造次。

        为首的谢契哥萨克叫做博戈,是个性格很爽朗的大汉,赫梅和他相处得很愉快。

        他留着的是典型的哥萨克发型,即头上就剩一撮毛,配合那有着刀疤的脸庞,显得整个人极为威武。

        博戈是个有着哈克兰血统的混血儿,他的母亲是被哈克兰人强暴后有了他,因此他的年幼时代因此吃尽了苦头。

        长大后,怀着对哈克兰人的仇恨,博戈加入了谢契。

        像是博戈这样因为血脉和仇恨而加入谢契的人很多,不过他们大多都死在日常的边境战斗中。

        但博戈活下来了,还因为战功成为了谢契的一个头领,手下统领着百来号人。

        赫梅很重视和谢契哥萨克的关系,他知道,这是哥萨克之地最为精锐的一群人,和他们交朋友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有好处。

        另外除了谢契哥萨克,赫梅的队伍还多了另外一群人,这群人的到来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那是卡佳大小姐和她的战帮。

        布拉文用“加强夫妻感情”这样的理由把卡佳派了过来,让她在结婚之前先和丈夫相处一段时间。

        至于结婚时间是一年之后,因为卡佳其实现在才17岁……

        赫梅不知道卡佳怎么想,反正他是挺高兴的,他一直都很喜欢卡佳,这位冷美人的气质一直都让他着迷。

        骑行的卡佳总是戴着一顶黑色的毛皮帽子,上面还插着漂亮的毛皮羽毛,这更让她显得美丽。

        卡佳则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哪怕是她的战帮成员,也无法看出他们的阿塔曼在想什么。

        另外家伙很为卡佳前往萨扎堡而可惜,嗯,这个词还是有些太委婉了,应该说愤怒,见到赫梅时他们直接开始大声叫骂。

        不过在他们的话语越来越过分,都快要把赫梅激怒之时,卡佳发言了,她斥责了部下们的胡话,把他们痛骂了一顿。

        这是赫梅第一次见到卡佳骂人,她骂人时话语很是尖酸,总是可以第一时间抓住对面的最在乎的点讽刺,让对面羞愧难当。

        而最厉害的是她骂人不说一个脏字。

        她的话作用非常明显,她这样一骂,那些躁动的年轻人立即就老实了下来。

        不过这些终究只是插曲,赫梅把这当做无聊旅途上的一出戏剧。

        不管怎么说,看美女骂人总比看自己也有些厌倦的草原景色好。

        另外,这一路上,赫梅受到了沿途民众的热烈招待。

        随着那些走在赫梅前面队伍的一路传播,关于他名声的消息已经流传了起来。

        现在在民众的口中,他是克里夫大神的神选,拿着从克里夫那里获得的雷火武器惩戒入侵的哈克兰混蛋。

        而当民众看到他押送的那成群结队的俘虏和巨量的战利品马牛羊,他们更加确信流言的真实性。

        对于这些流言,赫梅简直是哭笑不得。

        不过他也没急着去否认这一切,这名声流传下去还是有好处的。

        赫梅对所有欢迎他的民众都表现的尤其亲切,展现出自己最温和的一面。

        同时还毫不吝啬的赠送他们牛羊作为报酬——这些玩意他可有上万——尽可能的释放善意,给自己营造慷慨的名声。

        这直接导致欢迎赫梅的人更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享受了欢迎和招待之后,又送出那么多礼物的。

        因为民众的欢迎和帮助,赫梅和他的军队这一路过得是非常舒坦,到处都有村庄来招待他们。

        虽然说为此他也送出了上千头牲畜,但他看来用这些赚个慷慨好名声还是值得的。

        若是一般的北方贵族,来到哈克兰估计还得好几年才能弄清楚此地的游戏规则。

        但赫梅不同,他是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里得政治游戏应该怎么玩,并且玩得很好。

        扎尔河很快出现在了眼前,赫梅的军队很快就穿越了这条河流。

        边境哨站的哨兵发现了赫梅的归来,他们热情的对大军挥手,众人自然也热情的还礼,萨扎堡的众人尤其激动,终于回家了啊。

        由于赫梅提前派遣了使者告知,因此当他来到萨扎堡的城门之前时,他发现人群已经聚集了起来,欢迎统治者的归来。

        随着人们见到赫梅带来的巨量牲畜和俘虏之后,所有人都发出了雷鸣一般的欢呼,因为这代表着他们的领主取得了一场辉煌大胜,大家也都可以分个仨瓜俩枣的。

        不过在欢呼之下肯定还是有着悲伤,虽然萨扎堡的军队属于是伤亡最少的那一批,但伤亡终究还是存在的。

        对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的亲人就这样被埋在了远方的土地。

        不过赫梅许诺了一笔丰厚的抚恤金,作为哈克兰贸易的最大垄断者,他完全拿得出来这笔钱,这钱足以让阵亡者的家庭过上一段好日子了。

        金钱无疑可以抚平逝者亲属的哀伤,这是一个人们把死亡当做生活一部分的时代,对于死亡的接受程度是很高的。

        更多人都是喜悦,因为他们的家人回来了,带着满肚子的战争故事,还牵着牛羊和金银回来了,没有什么比这更可以让人开心。

        总体来说,萨扎堡的居民是高兴至极的,领主获得了胜利,证明了力量,下面的士兵也拿到了战利品。

        还有什么比现在更不好的吗?所有人都为此开心。

        “俺是真的没想到,您居然获得了那么多战利品,胡子啊,这可真是。”

        矮人顿瓦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赫梅获得的一切。

        他实在是难以相信,这个年轻人居然从草原的战争里面获得了那么多。

        而在内心,他则不断感叹,自己真的是完完全全的看走眼了,太小瞧这位统领了。

        本来以为这位带点普通战利品归来就已经是极限,结果这位带回来那么多。

        连续好几次对赫梅判断失误之后,顿瓦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思维退化,看人居然都看不太明白了。

        “顿瓦,我这次带回来了不少人,那些俘虏与牲畜,还有一些客军,都得麻烦你安置,还有里面的贵客,都得好好招待。”

        赫梅径直吩咐道,一直以来,顿瓦在萨扎堡扮演的角色都是大管家,实际上市长的职责完全都是他在履行,这自然是他的工作。

        “俺明白,俺明白的,您传信来的时候俺就准备好了,所有人都会被安置下来的,一点问题都不会有。哦,还有那些贵客,主堡里面的招待客人的房间一直都准备好了的,就待有人进去使用。”

        顿瓦信心十足的回答道,这种事情他完全是手到擒来,解决起来不要太简单。

        “那些贵客一定要照顾好,不能让他们感到有什么不满。”

        赫梅回头望了眼正在那边等待的客人们,他们现在正在观察着萨扎堡。

        这里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来萨扎堡,见到这和草原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杰里正在一边带着他的部下们接过对俘虏的管理,忙着清点俘虏的数量,因此客人们才那么悠闲。

        俘虏都被捆着绳子串在一起,杰里正忙着把他们集中起来。

        第一次管理那么多俘虏的守卫长不免有些手忙脚乱,但好在这些俘虏都已经被驯服,管理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尤其是那位布拉文的女儿是吧,哈哈,俺给那位大小姐安排的是最好的房间,她绝对会满意的。”

        顿瓦用一种“你都懂”的神态给了赫梅一个眼神,还挠了挠肚子,完全一副“我都知道的样子”。

        “额,我们关系还没到那一步,别做什么多余的事情,要是做了的话那就赶紧撤了。”

        赫梅看顿瓦显然是误会了,马上解释道。

        “啊?是吗?那俺马上派人去把东西撤了。真的是,您又不说清楚,那里面好东西可多了。”

        顿瓦可惜的说道,而赫梅则是满头黑线,这矮人可是真会联想。

        而对于那些东西,赫梅现在对此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

        矮人的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丢下这句话,他就忙碌去了。

        接下来,赫梅看到顿瓦带着这些客人们走入了萨扎堡之中。

        见此,赫梅前往了主堡,离开他漂亮的房间也有好一段时间了,自己可得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无论如何,先好好睡上一睡,再来处理这段时间萨扎堡堆积的事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