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十八章 哥萨克的欢宴

第一十八章 哥萨克的欢宴

        这天晚上,阿塔曼的宴会的确让赫梅大开眼界。

        此前在军队和城镇里,赫梅都见过各种各样的宴会,而阿塔曼们的宴会和那完全是不同的,非常不同。

        这场宴会完全不拘小节,被啃干净的骨头飞来飞去,时不时还砸中人,但没有在意这事,而是继续大吃大喝。

        可以说,这是一场没有秩序的狂欢之宴。

        宴会上的食物主要是各种肉组成的,无疑说明了哥萨克的饮食习惯。

        木签上的牛羊肉在香料的映衬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芒,不断有人拿起,然后把签子扔在一边。

        烤鸡烤鸭什么的放得整整齐齐,只待人们食用,由多种配料——主要是各种肉——炖成的浓汤那更是散发着迷人香味。

        少量的野菜和蘑菇做成的沙拉被放在一边,应该是用来解腻的,但也没见什么人去吃,不过赫梅倒是挺喜欢这东西的,那酱料味道很不错。

        阿塔曼们就像是风卷残云般消灭这些食物,还有人一边吃一边扔,显得非常潇洒大气,然后还把酒疯狂往肚子里面灌。

        阿塔曼们的儿子和亲信也有权参加这场宴会,不过他们大多和他们的父亲和主人一样,都忙着喝酒,剩下的则和同龄人一起跑到外面去比拼武艺。

        有些人就是纯粹的在拼酒,把一杯杯的伏特加往肚子里面灌,那姿态就像是在喝水一样。

        赫梅估计他若是喝那么多的话,人早就应该倒在地上了,结果大多数阿塔曼都和没事人一样,继续在那里喝。

        会场上还有好几个女人,但是她们的臂膀都壮若男子,脸上也满是横肉,赫梅丝毫不认为她们打起来会比男人差,全都不像是卡佳那般美丽。

        说到卡佳,赫梅就下意识想起自己此前和这位布拉文之女的接触。

        之前赫梅和布拉文交谈时,卡佳直接就离开了帐篷,布拉文对女儿如此也只是摇摇头,没有因为女儿的离开而生气,对赫梅说了一句话,

        “要驯服这孩子,你未来要花得心思不少。”

        对于卡佳,赫梅是非常满意的,他已经做好卡佳即便是一个丑八怪也要娶她的准备,现在看到这样一个美人,那自然是无比满意。

        不过卡佳是个非常冷淡的美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

        但若只是如此,那归根结底都只是一个漂亮花瓶,但是她的剑术和她的美貌是一個等级的。

        赫梅见过卡佳战斗的样子,当卡佳在训练场上挥舞起弯刀时,没有人能够和她过招,赫梅看着这技艺也眼皮直跳,卡佳这剑术绝对是比他高的。

        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群效忠的男男女女,都是些无赖亡命徒,但都像是崇拜神灵一样崇拜他们口中的“大姐头”,视她为他们的阿塔曼。

        这些家伙永远都像是护卫女王的侍卫一般跟在她的身边,那前呼后拥的景象就像是她是女王一般。

        因此,赫梅没有傻乎乎的凑上去,而是和她保持着距离。

        与这样的女人接触还是得谨慎一点,看她的样子对自己也没有兴趣,还是等她的父亲正式介绍吧。

        反正他们之间的婚约就在那里,这种事不用急的,与其急匆匆上去给女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还不如耐心等等。

        “这宴会还是挺不错的,赫梅统领,您要学会融入这样的氛围中,阿塔曼们也希望看到您这样。”

        拿着伏特加的马伦多说道,赫梅的思绪被打断。

        卫队长对眼前这一切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显得很跃跃欲试,显然比赫梅更适应这样的场合。

        赫梅到也不奇怪,一直以来,马伦多都对哥萨克和他们的文化有着不少喜爱之意。

        估计当年被德马维国王派来勘察这片土地的时候就没少参与这样的宴会。

        “啊,我终究还行有些不习惯,这也太……狂野了。”

        赫梅停顿了一下,本来他想说的话更具有攻击性,但是考虑到影响不好,他还是换了一个词。

        赫梅打心底里不喜欢这样狂乱的景象,不过他还是有些庆幸的,庆幸这些哥萨克只是狂野,不是荒淫,没让他看现场直播。

        “赫梅男爵,赫梅男爵,我们可找到您了。”

        热切的呼喊突然传来,只见一群阿塔曼正在走来,阿塔曼们不会称赫梅为统领,都是叫他男爵。

        赫梅则有些奇怪,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人,他们却知道他。

        而这就是赫梅不知道的事情了,他没有哥萨克们那种气质,因此在众人中还是很显眼的。

        还有他身上明显的北方风格装饰更是像指路明灯一般,所以这些阿塔曼在他进入会场后不久就找了上来。

        阿塔曼们都戴着翻边皮帽,上有华丽鸟羽,披着绣有花纹的排扣大衣。

        虽然众阿塔曼衣衫华丽,手指上满是戒指,但是的站姿和粗糙的手掌无疑显示了他们战士的身份。

        哥萨克们只会追随战士,若是一个阿塔曼无法在战场上证明自己,那么他就会被人们所抛弃。

        见到阿塔曼们上前,马伦多也退了下去,不影响他的领主和诸位阿塔曼交谈。

        “啊,赫梅男爵,我是阿塔曼沃洛德。”

        为首脸上有着一撇小胡子的哥萨克自我介绍着,他的脸上写满了友善,那白银的手杖无疑说明了他的富有。

        “是布拉文大人介绍我们前来的,赫梅男爵,我们想要向您购入一些来自西方的武器装备,听说您有很好的货源,布拉文大人说您为此费了不少心力……”

        听到这里,赫梅立即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了,这不就是布拉文和他吩咐的那件事。

        “诸位,我正好带来了一批货,也正如你们所说的,正是在布拉文大人的安排下,我才赶紧带来了这些东西。”

        赫梅的回答让诸位阿塔曼满意,接着自然就是和赫梅商讨购买问题,这些阿塔曼一起把赫梅带来货都给吃下了。

        赫梅并不奇怪他们的慷慨,眼下正是开战前夕,若是自己的部下可以武装得更好,那战帮的损失也必然更少。

        而赫梅则难以抑制的想到,他的那位便宜岳父借此摄取了多少政治资源,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是坏事。

        赫梅了解到,布拉文的哈克兰妻子很早就去世了,她只留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卡佳,之后布拉文就再也没有孩子出生了。

        许多人认为,布拉文的那话多半是有些什么问题,作为被誉为准盖特曼的人物,他从来都不缺播种的女人。

        但那么久还是没有新孩子,那只可能是他有什么问题。

        因此,可以视为,布拉文现在获得的,未来就是他赫梅的。

        而在当下,买卖的双方都对此很满意,大家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沃洛德的倡议下,赫梅与在场所有人举起了那装着伏特加的酒杯,一起饮下了这辛辣的液体,作为交易成功的庆祝。

        “咳,咳咳。”

        随着伏特加流过嗓子,赫梅感觉自己的嗓子在燃烧,不由得连连咳嗽。

        这玩意实在是太冲了,他很难接受。

        赫梅喝这种烈度酒其实是很少的,长期他喝得都是陶森特的葡萄酒,对哈克兰风行的伏特加他实在是接受不能。

        伏特加这种高烈度粮食酒总是让赫梅想起那些前世他不喜欢的东西,因此他总是会下意识排斥这玩意。

        他是可以喝一些,但喝不了太多。

        不但这次手上这玩意比起一般的伏特加都要烈,这一杯酒下肚,赫梅感觉自己的胃里多了一把刀子在切割,整个人丢感觉不好了。

        赫梅的表现自然让众人一番好好大笑,这倒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善意与认可的笑。

        在哥萨克之地的文化中,若是一个人明知他喝不了烈酒,但为了交易或是友谊还是把酒喝下去了,还因此在大家面前出丑,那说明这个人非常有诚意,非常值得信任。

        甚至一些人还会因此而让步,主动拿出一些优惠的条件,或者是想要要到优惠条件就得这样喝酒。

        这样的态度充斥在整个哥萨克社会中,甚至还有所谓的“服从性测试”,通过命令部下高强度饮酒,来判断那人到底是不是忠诚的。

        对于这种文化,赫梅属实是觉得有些恶心。

        因为他想到了前世的一些事情,他对那些事情是深恶痛绝。

        但没有办法,哥萨克社会就是如此。

        这一杯之后,众人又聊了一会儿有的没得,接着渐渐散去,既然生意已经谈完,那大家也该去找乐子。

        而赫梅则走到放满食物的桌子前,拿着一串烤羊肉塞进口中,羊肉是腌制过的,肉质也很嫩,应该是选用了羔羊。

        鲜美食物的味道把赫梅口中伏特加带来的刺激所冲淡,这让赫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妈的,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那么喜欢那玩意。

        想起伏特加,赫梅就没好气,在他看来,喝那玩意纯粹是找罪受。

        “看来你不是很喜欢伏特加。”

        当赫梅正在缓和时,一个冷淡而熟悉的好听声音响起。

        赫梅抬起头,果然,他看到的是卡佳的身影。

        卡佳穿着一件黑色的排扣大衣,排扣扣得紧紧的,展现了其身体的曲线,脚上扣着黑色马靴,手上则是一样黑色的手套,完全是一副女骑手的打扮。

        赫梅又感觉到了那种窒息感,那种见到美人时的窒息感。

        “父亲让我来看看你,见见我的未来丈夫,怎么,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吗?”

        卡佳的话语依然冷清,但赫梅却感觉分外迷人,尤其是看着短发下那对冷淡的漂亮眼眸时。

        “你很漂亮,你的眼睛很漂亮。”

        赫梅感觉口有些干,最后把自己的第一印象说了出来。

        卡佳的确很漂亮,她的装扮无疑使得那种冷美人的气质凸显到了极点。

        “啊,男人总是如此。”

        卡佳的语气里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似乎是因为见多了这样的评价,

        “但我也无意指责什么,我的未来丈夫,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父亲让我来给你解说,想要知道什么就告诉你。”

        虽然隐藏得很好,但赫梅还是从卡佳的语气里面听出来不耐烦。

        联想到卡佳那有意无意对布拉文的厌恶,赫梅不由得想到,这对父女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首先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很像,布拉文向来雷厉风行,单刀直入。

        而眼前这位也是如此,这种性格还让她具有了别样的魅力。

        但这对父女之间的关心说恶劣也恶劣不到什么地方去,赫梅的感觉是,微妙,就是关系不好但依然是家人的那种感觉。

        这些都是赫梅脑子里一瞬的想法,在现实里,赫梅面对卡佳的问题是沉默了一会儿,但时间没有长到让人感到尴尬,他问了一件疑惑了很久的事情。

        “我有些好奇,布拉文大人有什么敌人吗?”

        赫梅对哥萨克之地的政治局势了解主要是局限在西方,还是那些靠近扎尔河的部分。

        而越往东,就越是他不了解的地区。

        赫梅对那边的信息就只能从各种传闻里面收集,传闻带来的信息实在是破碎,根本无法组成有效信息。

        倒不是信息太少,是哥萨克之地的纷争实在是太频繁。

        他们不断的斗争,不断的征战,造成了巨量的信息,从这些真真假假的传言里分析起来还是太难。

        对布拉文势力的强大他是清楚的,知道这位阿塔曼基本是整个哥萨克之地的巅峰存在。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肯定有些敌人的,这是赫梅不知道的事情。

        “你看到那边了吗?那些凑在一起的家伙。”

        循着卡佳的声音,赫梅看到了她所指的那群阿塔曼,这群人在会场,显得很是突兀,因为他们自成一体,站在大部队之外。

        在那些阿塔曼中,有个人吸引了赫梅的注意力,那是个剃了光头的男人,那光头上还有着刺青,想不注意到都能。

        “那是谢苗·列尼亚的人,那个光头就是谢苗,那个小人一直以来都是我父亲最大的敌人,他在哥萨克之地的名声非常恶劣,为了取得胜利什么事情都会做,还勾结信仰邪神尼雅的信徒打击其他战帮,那都是他做的事情。”

        提起那个人,卡佳的声音里明显情绪多了些,看来这位大小姐也很不喜欢那家伙。

        “还不惜各种下三滥手段,我十四岁时,他直接把我抓走了勒索父亲,父亲则根本不管他的那些话,直接冲进他的领地把我抢了回来,就像是抢一袋小麦一样,哼,我当年差点因此破相。”

        这里卡佳的语气里则有些埋怨,而赫梅则继续问道,

        “既然他勾结邪神信徒,和明显哈克兰人合作,那为什么没有人他还可以站在这里?身边还有那么多人?”

        “因为他把那些邪神信徒利用完之后就卖掉了,然后声称他被邪教徒迷惑,因此作出这样的事情,接着去袭击了那个哈克兰部落,把他们彻底摧毁。至于他身边那些人……总是有些会被人渣吸引的,比如和他一样的人渣。”

        “那他会不会对布拉文大人当选盖特曼产生影响?”

        这是赫梅下意识想到的事情,虽然布拉文说得铁板钉钉,但具体情况谁知道呢?

        若是布拉文当不上盖特曼,那他的虽然算不上赔,但没有了预期那么高的收入是真的。

        “不可能,他和他身边的烂货们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占据不了主流。虽然阿塔曼们也是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做,但也不屑与这些人为伍的,更何况谢苗那家伙会很识趣的给各位阿塔曼送上一笔献金,然后他们就都是‘朋友’了,什么事情就都可以谈了。”

        卡佳这话几乎是在对所有阿塔曼放地图炮,赫梅算是明白,这位大小姐不太看得惯那些隐藏在各种冠冕堂皇理由下的利益交换。

        听到这里,赫梅有些尴尬,卡佳说这些肯定多多少少意有所指的,比如对她婚姻的不满。

        对此,赫梅也能理解,看这位大小姐武艺高超,还有着几百号忠心小弟小妹,她能对自己被父亲当做一袋小麦一样卖掉满意才能有鬼了。

        对此他也没法说啥,只是沉默着,卡佳也不愿意多说什么,两人也都这样沉默着。

        外面依然喧嚣热闹,而他们之间是那么的安静。

        赫梅为了掩盖情绪的波动,干脆低头专心吃东西,卡佳的表情依然平淡无波,就像是日常一般。

        这情况一直到一位“公证人”出现,他拿着一份卷轴。

        这位不是一般的公证人,他是整个公证人家族的族长,需要他来公证的事情,那无疑的将会影响整个哥萨克之地的超级大事。

        而在他之后,拉斯季特也出现了,还是一副萨满打扮,神情庄重严肃,看来他现在挺正常的,没有之前所见的那种神经质。

        这位克里夫大祭司的到场无疑也说明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诸位,诸位,请安静,请安静,关于我们的盖特曼,选举已经产生了结果!”

        公证人说话时,几个哥萨克壮汉敲响了大鼓,随着鼓声,喧闹的景象一时安静下来。

        选举是在宴会前进行的,阿塔曼们用他们领到的克里夫神徽,给自己选的人投票。

        作为哥萨克之地最为强势的信仰,用克里夫神徽是一个老传统。

        “新任盖特曼是,库伦哥萨克的阿塔曼,布拉文大人!”

        这个结果并没有在人群里面引出什么惊呼,大部分人是直接欢呼了起来,少部分人则沉默,看来所有人都对这个结果心知肚明。

        “好了,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卡佳冷冷的声音响起,她没有对这个选举结果有任何意外,

        “去好好休息吧,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与其在这里看阿塔曼怎么奉承我父亲,不如去好好睡上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