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37 小憩

KZ-37 小憩

        许涛谈完话,将两人一并从与罗德岛驻地同一层的会议室送走后,伸了个懒腰。

        一阵困意突然袭来,他忙不迭地打了个哈欠,推开虚掩着的办公室门。

        许涛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沉思着的普伦盖,从两个小时前来到这里和许涛交换了信息之后,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

        此时的马祖卡已经脱离了警察的追捕,撤往了另一个城区的藏身处。

        贝克托虽然知道那个藏身处的位置,但是在如此高压态势之下,这位被严格监管的嫌疑帮派成员很难在光天化日下大摇大摆的行动。

        而经历过百般周折,好不容易闲下来的格拉尼居然有闲情雅致看电影。她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看着跃动的画面,表情随着剧情而丰富的变换。

        驻地里的杂物堆中居然让格拉尼翻出了几张有些年代的维多利亚经典电影的光碟,这可让这位来自维多利亚骑警激动了老半天。

        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贝克托显然与周遭格格不入,他的左臂还绑着一圈圈的绷带——那是整合带给他的见面礼。

        他此时正半眯着眼睛,有时被画面吸引住,一会却又因为某些场景,突然陷入莫名其妙沉思,手指摩挲着胡子拉碴的下巴。

        普罗旺斯坐在许涛的办公桌前,带着耳机听着律动的音乐,却不紧不慢地整理着桌上一夜劳作后稍显凌乱的书桌。

        “啊——回来了,博士。”格拉尼招呼道,眼睛却不离画面一点,此时的剧情正进入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分神。

        “早,博士,这份是整理好的数据。”普罗旺斯递过来一叠简要的纸条,上面简单却又清晰的写明了工作目标和未完成项目,甚至包括时间。

        有一位靠谱的助手是多么重要。

        这当然不是说格拉尼哪里做的不好,而是作为一名负责战斗的先锋干员,文书处理能力不及这位天灾信使也无可厚非。

        当然,许涛也不会因为不同干员截然不同的性格和能力产生任何偏见,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也是罗德岛的意义之一:和世界上所有不同性格不同能力的强者精诚合作,为了解决矿石病不断前进。

        许涛稍微看了看桌子上叠的整整齐齐的报告的前几页——不错,精简,有效信息丰富,这样他写报告的效率可以提高数倍。

        除此之外,他是不是还要写一份重新招募罗德岛干员的计划?

        许涛坐回办公桌前,翻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那一纸罗德岛干员名单。

        他突然想不起来某几位前罗德岛干员的名字,他们分布于这座城市各处——除了曾和他有过小摩擦的白金和偶遇的安比尔……

        “博士,您在找什么?”

        “噢……普罗旺斯,记得帮我留意罗德岛的人事名单。”

        “啊?好!”普罗旺斯一愣,显然没想到许涛需要的是这种东西。

        许涛接过普罗旺斯泡好的黑咖啡,整理了一遍笔记本电脑上的文档报告,顺便将其打印出来。

        一夜没睡的他头略微有些沉重,他赶忙抿一口苦涩的咖啡,但是睡意如同潮水般袭来,他的头碰到手臂的那一刻,整个人便陷入了无意识的睡眠状态。

        等到许涛醒来,头顶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

        他正躺在沙发上,正静静看着许涛的是贝克托,那双栗色的瞳孔逆着阳光,却闪烁着浅浅的金光。

        “她们俩呢?”

        “在厨房。”

        许涛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着厨房里正打闹着的两人,不自觉地微微一笑。

        贝克托也被厨房里的两人逗乐了,四人被冬日难得的温馨情景所感染。

        贝克托突然发现,自己紧绷着数年的神经居然头一次放松了下来。

        没有人杀人,没有尔虞我诈。

        剩下的只有生活的纯粹,仅有普普通通而又平凡的日常。

        曾经的贝克托有多么想追求这份安逸的生活,却不由自主卷入混乱的涡流。

        他突然有些羡慕许涛,羡慕罗德岛干员们之间如家人一样的相处环境。

        当兵数年,他没有妻子儿女,为了生存拼尽了自己最后的生命。现如今他的心却突然平静下来,拥有了从来未有过的松弛感。

        格拉尼在厨房里跟普罗旺斯忙碌的时候,休息好的许涛总算有时间可以跟贝克托好好谈谈了。

        此时贝克托眼中的迷茫不再,转而替之的是坚定和笑意。

        你想明白了是吗?你是为了你最重要的人而战。

        没错,我需要为了他们而战。如果我能平安度过这次风波,我会金盆洗手。

        你必须活着,所有人都得活着。

        我知道。

        整合运动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他们是感染者的代言人,但是他们的暴力打碎了所有人的生活,我们必须终结他们的暴力行为。

        “我该怎么做?”

        在眼神的交流中,许涛和贝克托传递了大量的信息。当他问出问题的这一刻,许涛得逞的一笑。

        许涛从办公桌上抽起一张纸,抓起一只中性笔。把纸铺在茶几上,许涛在纸上写写画画,详细告诉了贝克托他的计划。

        贝克托会心的点点头,收过写满字符的纸条。

        “我会转告给陨骑士的。”

        “转告没有用,你告诉陨,我们必须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在两人商讨的时候,格拉尼端出了冒着热气的饭菜。

        “请品尝!新鲜美味的维多利亚美食!”

        “感觉不如叙拉古面条……”一旁的普罗旺斯小声插嘴道。

        许涛一看,维多利亚的美食和现实世界中英格兰食物有一定的差别,不过那一份牛肉洋葱土豆派大概相差无几。

        许涛略有庆幸格拉尼没有直接把炸鱼薯条端上餐桌。

        主食是普罗旺斯亲手操刀的叙拉古式面条,浓郁的番茄汁和调味料都是正宗的叙拉古风味,带给人舌尖上的享受。

        昨天吃了一天泡面的许涛怎能抑制蠢蠢欲动的双手,而贝克托刚刚放松下紧绷的神经,对美食的兴趣也溢于言表。

        “各位,那我先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