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23 画地为牢

KZ-23 画地为牢

        跟格拉尼详细的讨论了d先生给他本人安排的委托,两人也仔细分析了一下手上的情报。他们推断出白狐是一名重要的人物,而且有很大可能认识博士。格拉尼也告诉许涛目前在科马鲁多的罗德岛的前干员——除了先前遇到的那两人之外,还有几个许涛不曾想到的名字。

        看着手上巴掌大的信封,信封上的线路图画的有些潦草,却足够清晰。

        跟着格拉尼,昨天为了追寻许涛的踪迹,她已经清晰地背下了科马鲁多的分区地图。看着身后紧紧跟着的许涛,她更坚定了把博士带回罗得岛的信念。

        而此刻的许涛思想正在不断的挣扎。他首先要把第一封信交给摩尔曼斯克,然后把手上的这封信交给白狐,这是d的委托。也许是他的帮助,许涛才能回忆起一切。突然出现的力量把他从自由的流浪者转变成博士,并且将他的所作所为和无数人前进的方向紧密相连——从眼前的一方面来说,格拉尼现在在他的指挥之下,那份不同寻常的信任压得许涛有些喘不过气来。

        许涛并不是排斥这种感觉,他只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准备好去接手罗德岛数百人的指挥和管理工作。但从现在开始,也是从格拉尼开始,许涛必须开始适应,从一个二十一世纪青年向一位真正的领导者开始转变,准备承受住无数人的信任。

        他不能犯错误,每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

        不一会,有些失神的许涛就走到了格拉尼的前面,两人都开始有些气喘。

        转过拐角,正当格拉尼打算叫住博士停下来休息一会的时候,许涛步伐一顿,她就直接撞到了他宽厚的背上。来不及询问,便看见许涛回过头给格拉尼比了个“嘘”的手势。

        眼前的两人对于许涛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那天晚上在里安后院大打出手的那两个家伙——他们什么时候到了科马鲁多?许涛咬咬牙,当前的任务是先把手上的这份文件送出去,然后跟格拉尼一起联系上罗德岛主舰。

        根据许涛四年多的明日方舟游戏经验和对剧情的理解——现在的时间线相对于原版略有偏移——对于罗德岛而言,是敌人的不同,加上干员数量的减少。

        许涛需要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利用手头上的人力资源,这是未来罗德岛前进的巨大推动力……思维跳跃的他赶忙回过神来,身旁的格拉尼看了看他,又转头看向道路中间忙碌的警察先生们。

        两人躲躲藏藏的视线好像引起了某位警察的察觉,那人一抬头,就看见四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的队长。

        “你们是谁!别躲在那里,出来!”警察怒斥道,快步冲向许涛他们所在的小巷。

        许涛推了一把格拉尼:“你现在是武装人员,快!赶紧走!”

        格拉尼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在最后的一秒钟还是选择相信博士,然而等格拉尼冲入小巷的那一刻她立刻后悔了。等转入一个安全的巷口,格拉尼又马不停蹄地寻找建筑物的高处,俯视刚刚他们所在的小巷和远处的街道。

        许涛已经被警察押送到普伦盖和马库斯身前,两位警察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神情。比起黑暗中模糊的面部特征,许涛的的神态和语气让他们更加坚信抓对人了。

        许涛抬起头直视两位警察咄咄逼人的目光,然后硬是接下了马库斯的一拳。那一拳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压着他的警察也松开了手。他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反抗的举起双手。

        马库斯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许涛盯着那双纯净的蓝色眼睛——像是一片大海,而且是一片波涛汹涌的深海,厚重的墨蓝色吞噬着许涛,他又似乎失重了一样,只是因为马库斯把他拉起来之后又给了他一拳。

        许涛躺在地上,剧烈疼痛和飘进嘴里的白雪让他不停的咳嗽。等到咳嗽停止,他慢慢的双手支撑着坐起来。

        “现在,你给了我两拳,咱们算不算扯平了。”

        “你觉得揍一顿这件事能用我一个拳头来换?”马库斯撸起袖子,打算照着许涛的脸再来上一拳。普伦盖抬起一只手阻止了冲动的马库斯,点燃嘴角叼了许久的那根烟。

        普伦盖走上前,盯着许涛的眼睛。他有些好奇,那个一直梦寐以求的替罪羊就在他的面前,而许涛则更好奇的打量着普伦盖的瞳孔。这两人的瞳孔色出奇的一致,只不过普伦盖的眼睛是偏浅的深蓝色。

        “你叫什么名字?”

        “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从边境逃回来的时候就想到后果了吗?”

        “什么后果?”许涛的记忆恢复了之后,他突然拥有了之前从来没有的一种底气,身为博士,只有不卑不亢,能屈能伸,必要时针锋相对,才能占据谈判的主动权,“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我倒是洗耳恭听。”

        “你比我更清楚。”普伦盖反倒退后了几步。

        “如果你们想拘留我的话……”许涛伸出双手,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普伦盖打断了。

        “对付失忆,我们有其它不同的办法。”普伦盖没头没尾的抛下一句话,随手丢掉手上烧到滤嘴的烟头,用靴子踩灭,没有再看许涛一眼。马库斯有些惊讶的看着普伦盖的反应,手上握紧的拳头松开了一点,转身又用力的握住。

        “给他戴上电子脚镣。”马库斯对着身旁的警员说到。

        一个冰冷的圆环紧紧地束缚住他的脚踝,异物感让走路都变得不太自然。在警察把他推开之后,许涛便有些吃力的走回小巷里,贴着墙慢慢坐下。

        “博士,你你你、您没事吧!”格拉尼从暗处冲到许涛身旁,抬起许涛的脸想看看伤势。然而他此刻因为格拉尼的手正巧碰到他的红肿处疼的龇牙咧嘴。

        “欸欸——痛!你、你小心点……”许涛深呼吸一口气,才勉强稳住心跳的频率。脸上剧烈的疼痛随着肾上腺素地褪去如同火焰一样燃烧着他的脸。他吸了吸鼻子,雪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用眼神向格拉尼示意着——现在去哪里——博士受伤了——我们先去休整。

        “本草。”两人异口同声道,在格拉尼的带路下,许涛踉踉跄跄地跟随着她,在错综复杂的小巷中快步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