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6 白金

KZ-6 白金

        翻过有些陡峭的山头,许涛擦了擦头上的汗珠,气喘吁吁地倚靠在树上休息。

        这山比看上去高得多,光是从斜坡上走上去,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远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一丝鱼肚白,尽管天空中的星星仍然闪烁着光,太阳一挥笔,用奶白色涂抹了东边的半圈天际线。

        提了提身上有些重的背包,许涛继续向南边行动,前边是一片光秃秃的桦木林。森林……又是森林,他最讨厌的就是森林。上次在边境的窘境他还历历在目,地上枯黄的树叶勾起了他并不美好的回忆。

        踢开地上堆积的枯叶,许涛右手支在白色的桦树干上,粗糙的树皮微微刺着他的手掌。他转头看了看背后的太阳,鲜红的阳光并没有为寒冷风里带来一丝的温暖,身上穿着的两件秋衣完全抵不住一月卡西米尔的北风呼啸灌入领口。

        许涛咬了咬干裂的嘴唇,尽管这样的温度还不至于无法忍受,他还是决定等到下雪的时候再添那件里安给的厚衣服。扣上卫衣的帽子,许涛迈步向南方行进。

        “唦唦”地上的枯叶稀稀拉拉的躺在黑灰色的土地上,一些叶子被许涛踩住,发出干脆的碎裂声。许涛余光向后一瞥,满地的落叶和空旷的地面形成一道不太明显的分界。

        许涛眼前是一棵高大的白桦树,白色和灰色的树皮上有一些人为刻上的记号,枝干向外伸展,却光秃秃的一片,没有任何叶子。扶着树向前,地上有一片灰黑色的痕迹。

        许涛突然浑身一颤,寒冷彻骨的杀气穿透了他的身体,冷汗瞬间沾湿了他的后背。

        “我去——”许涛向前一扑,一根黑色的金属箭反射着初升的朝阳,两束银白色的光芒像蛇一样缠绕着箭身,交织的箭光螺旋盘绕着,在箭头最锐利的处重叠在一起。

        箭划破森林中寂静的空间,撕裂开平静的空气,发出令人胆颤的尖啸,从许涛原本站立位置的偏左处飞过,被他面前的一棵白桦树稳稳的接住——它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快速地如穿透薄薄的白纸一样洞穿了直径有二十厘米的树干,留下一个光滑的圆洞。

        许涛从地上弹起,弯腰快速向前狂奔,不顾身旁乱飘的枯叶。

        “什么狗屁运气……草!”又一发箭矢穿过空气,一片飘飞的枯叶被穿透,留一下个完美的等腰三角形。箭矢击中了许涛背包上的金属的扣件,“叮”的一声,擦出了金色的火花。

        许涛背上受力,身体不稳一个踉跄,向前滚去。震起地上无数的落叶。向前翻滚了一段时间,许涛跌跌撞撞得爬起来,向南面狂奔。

        “我他妈服了——”许涛咳出嘴里的碎叶,向着越来越远的地方跑动。冰冷彻骨的感觉再一次让他全身一僵。

        “又来!”许涛再次向前一扑,箭矢从他头顶上擦过——好险!许涛支起身体,快速地擦了擦头上的汗。前边是山脊的边缘,一道坡度较大的斜坡,斜坡上好多杂乱无章的桦树。

        许涛一个急停,回头看向森林深处,一道白色的闪光晃了晃许涛半眯的双眼。

        “没得选了。”许涛回头看着陡峭的山坡,一咬牙,正准备往下跳。却因为边缘石头上的苔藓,右脚一滑,整个人从边缘翻落下来,摔了几个极不光彩的嘴啃泥,许涛试图控制自己不断下滑的身体。

        脚朝下脸朝上,许涛调整好自己的姿态,在斜坡上滑下去,扬起的红叶在空中组成一道令人目眩的红黄色屏障。

        一位白发的库兰塔女子背着黑色的弓,站在边缘的石头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许涛扬起的落叶。

        “啧,让他跑了。”

        许涛在山腰的一处较为平坦的空地上停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枯叶,还好裤子耐磨……

        站在视野较为开阔的空地上,许涛向南方眺望。一座巨大的移动城邦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那就是科马鲁多吗?”许涛咂咂舌,从心底升起一丝期待。已经不远了,再赶一赶就能在中午赶到科马鲁多,去吃个午饭……想到午饭,许涛摸了摸空虚的肚子,好像连早餐都没吃。

        嘴里嚼着几块苏打饼干,许涛在树林间快速地奔跑,抛开身后的生死逃亡,许涛还是一阵后怕,这个世界的人都那么暴力的吗?许涛用力扯了扯嘴角,却发不出任何骂人的话。

        算了……

        风息止,太阳斜挂在湛蓝的东边,而西边有一大片浓厚的乌云正来袭,许涛哪管那么多,他翻下一棵高挺的白桦树,却在土坡旁停住了。

        “哒哒哒”远处传来马蹄铁与地面的碰撞声,许涛下意识一缩身体,下边是一道凹凸不平的土路,路的拐角有几名骑士驾着马匹,追着路上一个奔跑的衣衫褴缕的平民。

        许涛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把身体往阴暗处再缩了缩,用叶子挡住自己的脑袋。

        打头的那名骑士双脚一蹬,身下的马便加速向前奔去,他手上那只快有两米长的骑士枪瞬间刺穿了那位可怜人的身体,鲜血洒在土黄色的道路上,转瞬间被干燥的黄土所吞噬。

        “恶趣味——”许涛听到声音来不及转头,就被一个人从土坡上推了下去,许涛磕磕绊绊地滚下土坡,站起身时正好跟那些骑士面对面。

        为首的骑士转过头,将骑士剑插在土中。另一位骑士拔出长剑,指向许涛的脖子

        “看见骑士还不快跪下!”

        许涛惊恐地向后退了几步,却被那人持剑紧逼,尖锐的剑刃在他下巴处晃荡,稍一用力就会刺穿他的喉颈。

        突然,那名持剑的骑士被闪着白色光芒的箭矢射下马来,长剑随即掉落在地上。

        许涛瞥见熟悉的箭矢,赶忙回过头,一位身着白色作战服的女子正拉开她的复合弓,瞄准着许涛的身后。

        持骑士剑的骑士一惊,正想逃跑,另一发箭矢瞬间洞穿了他的右肩。那骑士还想换左手抓住绳子,却被另一支箭矢刺穿胸膛,从马上滑落。

        等待一切回归平静,许涛耳边再次充斥着鸟儿的鸣叫,他却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拿着黑色复合弓的库兰塔少女。

        原来刚刚就是你在偷袭我!

        但是,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占据了愤怒的大脑——头又一次剧烈的疼痛起来。

        “……白金?”许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踉跄地后退了两步。

        原本根本没在意一旁许涛的白金在被他喊出名字后,与许涛正在燃烧着的双眼对视了几秒,她的心陡然一颤。

        “博士……哈?”白金似乎想到什么,突然移开视线,她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怎么可能是他——”白金摇摇头。

        许涛的意识慢慢恢复过来,他注视着眼前的女子,翻涌的记忆如海浪涌上沙滩。

        在记忆的汪洋中,他捡起了那块属于白金的那块贝壳,他十分确定自己与她有过不浅关系,这一系列异常的表现也让他如同噎住了一般,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要靠近我,你是什么人?”白金挑起眉毛,转身冷冷的打量着许涛的打扮,一只手半拉开弓,马上警惕着。

        “行人。”许涛突然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此时的他注意到了白金腰间上的蓝白色勋带。

        白金有些心慌地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收起弓躲开许涛试探的目光。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许涛看到倒在一旁不知生死的骑士,咽下了刚刚的话。

        转头一看,白金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