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杨少年在线阅读 - 第15章 偷吻到的露珠(01)

第15章 偷吻到的露珠(01)

        沈渔问唐舜尧要了两天的假,这才去了一天。她没工作狂到提前返岗,多出来这一天,决定去爷爷那儿一趟。

        城西那一片都是老房子。与清水街的“老”不同,这里灰墙红瓦,楼层低矮,树木繁密,浓阴匝地,很有些避世的烟火气。

        前几年这里划归为了保护性建筑区,断了大家拆迁致富的念想。不过倒有人另辟蹊径,租与商人改建成为民宿。

        因此,徘徊于这一片的,要么如沈爷爷这样的老年人,要么就是前来观光的文艺青年。

        沈爷爷很见不惯一些小年轻跑来这巷子里面闹腾,要说他们是真来欣赏建筑的也就罢了,偏偏就是找一段灰墙花窗,嘟嘴自拍。

        沈渔洗碗的时候,沈爷爷就跟在后头抱怨,听得她憋不住笑。

        沈爷爷单独在家,随意炒两个菜就能把自个给打发掉了。但沈渔来的话,他会去巷口的菜贩子那儿弄一条鲈鱼、半只老母鸡,再买些卤品,亲自烧饭。

        他手艺不赖,至少烧鱼的水平,能将沈渔的五脏庙伺候得服服服帖。

        吃完饭,沈渔再满屋子逛逛有什么可做的。

        沈爷爷爱干净,让沈渔的满腔孝心无用武之地,就说,那要不陪你下会儿象棋吧。

        “你一个臭棋篓子,我不稀得跟你下。”虽这样说,沈爷爷还是支撑了棋盘。

        顶头国槐树筛一地的阴凉,沈渔坐在木椅子上,有点儿酒酣饭饱的困倦。

        她一步臭棋葬送全局,沈爷爷帮她复盘,棋子挨个摆回去,说你得这么这么下,你看,这不就能将我了么……

        沈渔在棋艺方面毫无上进心,嘴上说学会了,下次还敢乱下。

        她抱着膝盖,没走心地推了推棋子,忽说:“爷爷,我跟陈蓟州分手了。”

        沈爷爷毫不惊讶,甚至说:“分了好,这人我瞧着很不灵光。”

        “他都读博士了还不灵光呢。”

        “不会待人接物,读到博士又有什么用。”

        “之前倒没听您对他有什么意见呢。”

        “儿孙有儿孙福,你带他过来见我,总不是想让我阻拦吧?你喜欢就好,爷爷不掺合你这事儿。”沈爷爷顿一下,“……你真准备下这儿?我跟你说,你下这儿就又输了啊。”

        沈渔公然悔棋,把子撤回来,换了一步路数,这下沈爷爷更叹气了,“……输得更快。”

        沈渔吐吐舌头,“你再这样我开手机让AI教我下了啊。”

        沈爷爷推了棋盘,喝两口茶,说歇歇再下。

        沈渔手臂搭在椅背上,脑袋枕上去,“我外公要过七十大寿了,您到时候去吗?”

        “不去。人过生日,我去添堵,不合适——你妈回来吧?”

        “回呢,跟她通过电话了。”

        沈爷爷沉默半晌,“文琴也不容易。”

        一时无话。

        沈渔望着散落一地的光斑,风吹叶摇,那光斑也跟着晃动,像在水里似的。

        沈爷爷瞅她一眼,淡淡地说:“小鱼儿,你也别把自己过得老气横秋的。什么陈蓟州,王蓟州的,分了就再找一个,眼睛擦亮点儿。再不济,结了婚还能离婚。爷爷不管你带什么人回来,紧要一点是,你得喜欢。”

        “……嗯。”

        沈渔从没把心里想法细致同爷爷说过,可他却比都看得透彻。

        最后,爷爷说,生活多苦啊,你得自己赏自己甜头吃。

        沈渔在爷爷这儿吃了晚饭才回清水街。

        爬上楼,发现六楼大门敞开,灯火通明。

        沈渔探头往里看了看,却见客厅里两个年轻男人,正架着梯子给墙面刷漆。

        屋里乱糟糟的,地上铺了防水布,散落几只油漆桶,屋里一股刺鼻味。

        “你好……”沈渔出声,“你们是来翻修屋子的?”

        难道陆明潼打算搬回来。

        闻言,这两人齐齐转过头来。

        靠左边梯子上的那个,穿件红蓝撞色的T恤,脚底一双黄紫相间的球鞋,整个人好似打翻调色盘。

        他看了眼沈渔,愣一下,急忙打声招呼,“沈渔姐?好久不见了。”他爬下梯子,把滚筒往油漆桶上一搭,朝她走来。

        沈渔也愣一下,对方好像瞧出她的茫然,提醒道:“我李宽,李宽啊!”

        这倒真是好久不见。

        李宽跟着陆明潼,高中那两年没少来她跟前晃悠。高考结束,李宽和陆明潼去了不同学校,往来变少;加之陆明潼大三出国做交换,没了这个桥梁,沈渔便没再见过李宽了。

        沈渔笑说:“你们是来帮陆明潼搞装修的?”

        “我们租了他这房,搬进来之前稍微收拾一下。”

        “你在附近上班?”

        “不是,我跟着江樵——我校友一块儿创业呢。”

        李宽说这句话的时候,另外那架梯子上的男生也转过身来,冲着沈渔挥了一下手,权作打招呼。他应当就是江樵了。

        “陆明潼也跟你们一起创业?”

        “他要是跟我们一起就好了,还能免房租……”李宽脑瓜子灵光得很,立马说,“沈渔姐,要不你替我们劝劝他——陆明潼!你出来!”

        话音刚落下,陆明潼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瓶冰水,瞥一眼李宽,“你拉谁当说客都没用。”

        沈渔同他招手,“你过来。”

        陆明潼要理不理的。

        “过来。”

        陆明潼这才放下水瓶,懒散朝她走去,站在门口,抬起手臂,一手撑住了门楣,就这样低头看她,“干嘛?”

        “你还真打算一直在我们工作室干下去啊?李宽这提议不挺好的吗?”

        陆明潼笑了声,“你了解过吗,就说挺好?目前他们这个创业团队,就他们两个人。”

        “我们人虽少,都是精英骨干。你不加入可以,不要诋毁。”那个叫江樵的男生懒洋洋地接腔。

        “你是,我信。至于李宽……”

        李宽:“老子也是!老子怎么不是了!”

        沈渔被他们逗笑,目光越过陆明潼,看向李宽,“你们吃晚饭了吗?我请你们去吃烧烤?”

        李宽笑说:“还是沈渔姐大方,陆明潼一抠门鬼。就这破房子,还收我们三千一个月。”

        陆明潼冷酷无情姿态:“你不如去打听,这附近整租都是什么价格。再抱怨一句,加一千。”

        三人略作收拾,出门了。

        路上,不待沈渔多问,李宽已然竹筒倒豆子般交代完前因后果:他一听说陆明潼回国,就积极联系,拉他入伙。谁料这狗东西斩钉截铁的不同意,倒是听闻他们在找房,反过来讹了一笔房租。

        陆明潼冷声:“合同签了,押一付三你给了吗?”

        李宽:“好兄弟还把账算得这么清楚,多生分。”

        沈渔在旁听得笑不可遏。

        高兴是因为,她总担心陆明潼自我封闭,如今看来并非如此,至少,他跟李宽的友谊还一直延续。

        四人在烧烤摊子坐一桌。

        李宽拿上点菜单,似有所顾及,点的那点东西明显不够塞牙缝。

        沈渔笑说:“尽管点,别客气。”

        李宽拿目光去瞥陆明潼,直到后者发了话,“让你点你就点。”这才把那单子上的类目大半都勾上。

        夏日的烧烤摊烟熏火燎,暑气之外再添一重热。

        旁边支一个巨大的电风扇,只在转动过来的时候,那叶片才送来一点风,但完全没有凉意。

        先送上来四十串签签羊肉,三人都是男生,且干了整天的活儿,饥肠辘辘。风卷残云之势,一下就消灭干净。

        陆明潼从他们手中夺下了几串,递给沈渔。

        “你吃吧,我在爷爷那儿吃过晚饭了。”

        一会儿,老板送上来几瓶冰镇啤酒。

        李宽捏着酒瓶子在桌沿上磕掉瓶盖,拿一只一次性塑料杯,斟满了先递给沈渔。

        却叫陆明潼截了去,“她不能喝。”

        李宽挑挑眉。

        嗬。

        便有心逗他俩,“沈渔姐不喝也行,她的你来替。”

        陆明潼瞧他一眼,像是难以置信这等糟粕的劝酒词,会从他口里说出来。

        李宽被这目光冒犯了,还非糟粕一回不可了。

        陆明潼直接从他手里拿过酒瓶,放狠话:“先喝醉的怎么说?跪下叫爸爸?”

        李宽怂了,见识过陆明潼的酒量,反正他一点儿便宜也讨不到,“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烧烤陆陆续续端上。

        李宽看沈渔一眼,这灯光昏黄,腾雾浮尘的夜色里,她一张脸更被衬得白皙干净,虽然,不是他的菜,但也不难理解,陆明潼为什么执著了这么些年。

        他笑说:“沈渔姐谈男朋友了吗?”

        “这不是巧了么,昨天刚分。”沈渔淡淡一笑。

        李宽愕然看向陆明潼,鄙夷目光。

        陆明潼:“……”

        他不是他没有,他真的什么也没做。

        沈渔问:“那你呢,谈女朋友没?我记得你读高中的时候,不是心心念念一个小姐姐?”

        李宽笑说:“姐你这消息更新得够慢了。我读大一那会儿,她就结婚了,现在二胎都生了。”

        “……好像听陆明潼提过,可能我给忘了。”

        “她大我八岁,估计也就觉得我是闹着玩儿。有一说一,我确实也没多认真,就找个目标激励自己好好读书而已,我跟陆明潼,还是不一样……”他说着,忽觉自己失言了。

        赶紧噤声,捞酒瓶叫大家干一个,笑两声,掩饰尴尬。

        陆明潼放下酒瓶的时候,忍不住吐槽李宽,越来越油腻,整一个老社会人了。

        李宽回怼,我他妈要有你这么张横行无忌大杀四方的脸,也用不着深谙这些套路。

        他们没喝多少酒,因为吃完了还得回去接着干活。

        一道进了楼里,陆明潼到了六楼却不停下,跟着沈渔继续往上走。

        沈渔一下转过身,指一指下方他家的门,“你住那儿。”

        陆明潼无可无不可地“嗯”了声,伸出手臂,搭在栏杆上,仰头对她说,“我好像喝醉了,你家里有酸奶吗,借我解一解酒。”

        “你是不是还要说,你又胃疼了?”

        陆明潼煞有介事地感受了一下,“有一点。”

        “……”沈渔推他,“赶紧回去,没空跟你闹。”

        她手没收回去,被陆明潼一把攥住。他顺势地往上迈一步,后背抵靠栏杆,拿身体挡住可能来自自家门内的窥探视线。

        低头,声音沉沉的,也是十足诚恳,“按照排队顺序,是不是该给我个机会了?”

        无论是他略带酒气的呼吸,手指的热度,亦或是让他身影围出来的,这进退皆难的背光一隅,都让沈渔窘迫。

        赶紧抽手,斥他在说胡话,“……你当是踢足球么,还有替补位的。不行就是不行。”

        “我一定比陈蓟州好,也比你以往谈过的每一个都好。”

        沈渔略感头疼……不知道因为酒精,还是因她分手,他没了顾忌,又变回了当年那个无时无刻不对她疯狂洗脑的陆明潼。

        她正色道:“我刚刚失恋。”

        “我不在乎。”

        “……我在乎!我还在难过呢,你看不出?”

        他当真微微眯一下眼,仔仔细细地凑拢往她脸上看。

        她气得才不管这张脸是不是价值千金,直接手掌糊脸往后推,“陆明潼,要是在我意志薄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我会恨你。”

        “你除了威胁我,还会别的吗?”

        “还会真的恨你。”同样套路,她如数奉还。

        陆明潼神色严肃,“你的意志薄弱期持续多久?不让我趁虚而入,那等你准备好了,我正面强攻?”

        “……”沈渔拿起手包砸他一下,“滚!”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评论区很多人问,为什么陆弟弟和舅舅一个姓,再解释下:我11章开头有写,许萼华是随母姓的。陆弟弟跟外公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