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在线阅读 - 第828章 交底

第828章 交底

        昨夜夏如初从秦家离开后,秦君泽便派人跟着她。

        跟到医院,打探消息时,虽是被她的闺蜜林千喜设了一道障碍,但他还是打探到了她的事情。

        这才知道,原来她最亲的人在昨夜离世。

        夏母离世之前,她们母女俩被生父算计背叛,更是令人发指。

        讲真的,秦君泽对夏如初没有一滴点的感情。

        今天之所以来,也完全是出于一个丈夫应有的责任。

        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用去了解和打探夏如初的事情的,也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

        但他不能袖手旁观。

        哪怕夏如初不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冷漠无情。

        望着这一群蛇蝎亲戚,他措辞有力道:

        “今天是我岳母大人的葬礼,别在这里大声喧哗。”

        “死者为大,请尊重死者。”

        那群蛇蝎亲戚当中,有个大嗓门的人想要插话,却被一身震慑力的秦君泽堵了回去。

        “如果你们听不懂话,那我只好先礼后兵。”

        说着,他朝旁边保镖们使了一个眼色,立即得到齐刷刷的点头回应,并齐刷刷地将夏如初这群亲戚往后逼退了几步。

        他们无法靠近夏如初,一个个的恶狠狠的,见这阵仗却也不敢再嚣张。

        “放心,他们不敢再闹事的。”秦君泽安慰着夏如初。

        夏如初疑惑地望着泰然自处的他,“你怎么来了?”

        某亲戚:“夏如初,你母亲过世你不通知我们,你结婚也不通知我们,你太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了。”

        秦君泽正要说话,夏如初站出来。

        她一声哼笑,“大姑,我拿你当人的时候,你就尽量装得像一点,别把自己搞得像一只花枝招展的鹦鹉一样,只会在那咯咯咯乱叫。你再多叫两声,我还以为你要下蛋了呢。”

        “你……”某大姑气得脸色发绿。

        夏如初依旧不甘示弱,“你闭上你的嘴,不然这臭气熏天的,我还以为是谁把马桶盖随身带着。”

        她望向众人,“我丈夫说得对,死者为大,请尊重死者,不然我们只好先礼后兵。”

        “等一下。”秦君泽拦住她,“如初,哪位是夏建国?”

        众人望向夏建国。

        夏建国瞪着自己的女儿,“夏如初,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哪有不让亲戚送灵的,你是想遭天打雷霹吗?”

        “你就是夏建国?”回应夏建国的,是秦君泽。

        秦君泽也是刚刚在得知,夏建国这个人渣的种种恶行。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丧失道德之人。

        要是杀人不犯法,他想他此刻便要替社会除害,但他必须要保持理智,要用正当的法律手段来惩治这个罪大恶极之人。

        他把夏如初护在身前,声声讨伐。

        “夏建国,你不配为父,不配为人。”

        “为了自己的私欲,你杀害妻子,陷害女儿。”

        “你做的那些事情,留着上法庭跟法官去说。”

        “这里不欢迎你。”

        “把他给我扔出去。”

        夏建国还没说上两句话,便被秦君泽带来的保镖给“请”了出去。

        那骂骂咧咧的声音渐渐飘远。

        最后人都被清完了,墓碑前才归于平静。

        “如初,现在可以给妈送行了。”秦君泽看着一脸悲痛的夏如初。

        她盯着墓碑前母亲的遗照,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照片上的黑白色,灰暗不堪。

        人性的丑陋与险恶,在夏建国以及这一群亲戚身上,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她以为世界只有黑暗之时,秦君泽从光明中走来。

        她很不适应这种被人呵护,有人替她撑腰的感觉。

        以至于有些排斥秦君泽。

        秦君泽上前扶着她时,她挥开了他的手,“秦先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你大可不必为我做这些的。而且也不值得。”

        “我给岳母带了花。”他没有回应夏如初的话题,让身边的人把花奉上来后,双手捧着,放到了夏妈妈的墓碑前。

        夏如初没有再说什么。

        她静静地站在妈妈的坟前。

        天地之间顿时失了色,只剩下那照片上的灰与白。

        就像她的人生一样,再也见不到光明。

        葬礼结束后,夏如初大病一场。

        连着高烧三天。

        秦君泽在家里照顾了她三天。

        人在脆弱的时候,若是有个人嘘寒问暖,心里的防线是很容易崩溃的。

        大病初愈合,夏如初坐在沙发上,依旧有些虚弱,连伸手去接秦君泽递来的水杯时,也是有气无力的。

        她让秦君泽坐下,“我想好好和你聊聊。”

        “聊什么。”秦君泽坐到了她的面前。

        她问,“我的事情,你怎么能查得清清楚楚,怎么就能如此神通广大?”

        “我有我自己的渠道。”他回想起往事,“之前我的一个妹妹从小被坏人绑架带到了国外,我们整个家族都在找寻她的下落,手上自然是有很多渠道的。”

        夏如初:“就是那天我没见到的那个妹妹,秦蓁蓁?”

        “不是她。”秦君泽应声,“是我商叔叔家的一个女儿,也是我妹妹。”

        以后,乔长安只能是他的妹妹了。

        哪怕现在他已经为人丈夫,想到以前,仍旧觉得剜心割肉。

        只是在夏如初面前,并没有表现出来。

        “你感冒刚好,把水喝了。”秦君泽见她乖乖喝了水,才又道,“不是要跟我聊聊吗,聊什么?”

        夏如初很坦率,“我找人闪婚的原因,你想知道吗?”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秦君泽应声。

        夏如初抬唇。

        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她发不出声来。

        心更是疼得颤抖。

        “我……”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那么激动,可再开口时,声音还是有些哽咽和颤抖,“我得了肌萎缩侧索硬化运动神经元病。”

        “什么病……”秦君泽的心情跟着沉重起来,“严重吗?”

        夏如初:“就是人们常说的渐冻症。医生说我最多还有一年的时间,病情可能就会恶化到无法处理,甚至是连眼球都不能转动,活活地成为一个有意识有思想并且眼睁睁看着自己全身僵硬不能动的植物人。”

        “怎么会这样,不会是误诊吧?”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心情,反正秦君泽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抑感。

        “国内国外的专家我都已经看过了。”夏如初苦笑,“怎么可能是误诊。”

        “如初,你听我说,现在的医学……”

        激动的时候,秦君泽喊的是她的名字,而不是夏小姐。

        这一刻,夏如初觉得,他像是一个亲人一样。

        或许上辈子他们认识,所以才在她人生最绝望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让她和他相识了。

        “秦先生,你听我说完。我原本是想在离开这个人世间之前,生一个孩子。让这个世界上还能留下属于我的血脉。这个孩子我本来想送给我不能生育的闺蜜夫妇养大成人,就是三天前在葬礼上,你见到的那对一直维护我的夫妇。但是你不愿意,你肯定也不希望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所以秦先生,我们还是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秦君泽:“我绝做不出抛弃妻子的事情。别说我知道了这些事情,就是不知道,也不可能弃你不顾。”

        夏如初苦涩一笑,“秦先生,你闪婚也是有原因的吧?你应该并不想娶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女人。当然,你的那些原因我没兴趣知道,也不必知道了。你就当是做好事,放过我,别让我这辈子欠你,下辈子还要还。”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